圆圆的汤圆

分享一对宇宙级直男父子……这对父子太神了,不仅画对象画得超级好!
抓点也抓得一样一样的,纷纷表示,我们都很喜欢女朋友的嘴部,并在上面下了很大功夫……

刚b站看有聚聚做乃团的情歌王视频,飞禽组出来的一瞬间弹幕的热情真是高啊,不知道还以为咱七鸟是个多热门的cp呢😂😂。七鸟现在这么火了吗,也没什么糖啊😭

斋藤飞浪,飞起来都是浪!!!我崽以前多专一的孩子啊😭

一觉起来鸟崽的集资居然结束了!!结束了!你们鸟推都这么恐怖吗,要不要这么快,集资直接秒了!!儿子生日,想给她花钱都不给机会,心痛得无法呼吸😭😭😭😭😭😭

【白鸟】第一印象很重要

超级棒😭

cccl:

是之前的点文,甜的
 @随意嘛  聚聚给我配图啦~~~~




   


01


 


“所以在近期搞好关系会比较好......”


“我明白了。”


 


白石从经纪人大段的话语中划出重点,即她和杂志社新签下的模特最近会有一个双人拍摄工作。作为现下杂志社头牌模特儿,和启用的新入拍摄组图,可见她受重视的程度。


 


说是最近大姐姐和jk的组合颇受年轻人的喜欢。是什么恶趣味的喜好?不过可以想象届时论坛上出现大片火热的议论,作为当红的自觉或者说自信她还是有的。例如正常点的就是“杂志社新入受高度重视”,cp饭就会句句冒着红心解析她们如何如何般配,anti趁机给新入冠上“亲女儿”的名号。


入圈子久了,思维也变得不再能以单纯拍好一套杂志图那么简单。


 


“飞鸟她的拍摄工作不久就要进行了,你要不要看一下?”


出于对未来的临时搭档的关心和工作的负责态度,也许不是临时的这点暂且不论,白石决定牺牲自己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观摩新入的拍摄工作。


身为高中生的斋藤不能做到每次都像她们一样大清早到杂志社集中,但被赋予的特权也昭示了她众星捧月的程度可见一斑,所以说,她自然也有好奇的成分。


 


背着大大的书包,也许是骨架太小,身形瘦削的缘故。衣服也只是校服,干净清爽,同时无从得知对方时尚品味如何。最为印象深刻的是,斋藤在一张小脸上占据不小位置的眼睛像黑曜石一般隐藏着神采,是明亮不被遮蔽的纯真模样。


她礼貌性地同在场的工作人员小声打了招呼,到白石时楞了一下,经由经纪人的提醒唤出了白石的姓氏。自己同样因此花了两秒钟才做出应答。


 


原本对这个圈子一无所知,是走在街上被挖掘劝说了好久才同意加入杂志社的,经纪人小声地跟她解释。而斋藤已经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兀自翻阅自带的厚重书本,从黑漆漆的表皮看八成不是什么青春美好的故事。


 


不抱着认真做好工作的决心是无法爬到高处的,哪怕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斋藤桑,请准备化妆拍摄。”


她乖巧地应了一声,把书塞到书包夹层时却愣是偏离位置,些许懊恼的表情在深呼吸之后终于随着整理好行李而放松。


 


是这样呀。


白石故作路过的样子晃到斋藤身边,贴近身子说了一句“加油”。


“谢谢。”


斋藤惊讶睁大眼珠的模样配上她圆圆的脑袋倒是有了几分同龄人那般的模样,有点可爱,她在心里给对方打了个高分。


长相冷冷淡淡的前辈,带着不算浓重的香水味喷洒着暧昧的气氛,斋藤甚至有种对方的唇彩擦过她耳廓的感受,相当轻佻。


 


    


02


 


拍摄工作结束后,斋藤表情认真地逐张检查拍摄成品,只嗯嗯啊啊地应付着经纪人的话语。


 


“这里是不是重拍比较好?”


一般的新入尤其是学生,在看过第一次拍摄的成果之后,反应无外乎是对于自己经过包装后变得光鲜亮丽的惊喜。


 


认真工作的态度固然重要,学会通融和圆滑却远比前者能成为这个圈子的有力武器。正在收拾的工作人员自然料不到斋藤会发表如此言论,身为前辈的自己是否进行疏通会比较好?


 


“我也觉得可以重新拍摄试试”,白石犹豫的当下,摄影师竟将手里的工具随意放置一边,凑上前和斋藤讨论起了屏幕上的照片。


她想起来了,摄影师同样是工作不久的新入。更是被唤起模糊记忆里的片段——初入行业的自己同样是不懂得变通,像一头横冲直撞的小狮子一般,撞到墙壁也不知退缩,决定了很长一段时间只能接到零零散散的位于杂志边角的拍摄工作。


 


拍摄好歹是顺利进行了,之后庆贺新入的宴会自然也是推拒不了的。


 


宴会主角的斋藤坐在角落的位置依旧免不了被不断灌酒,她很少说话,显然是不擅长应对这样的场面。依照风向无论是当红的模特还是边边角角的小角色都指望着早日和斋藤搭好关系,恨不得每人敬斋藤三碗酒以便记住自己。


一开始对盛赞的场面,斋藤一边举着酒杯,用另外的手摆动着说“没有、没有”,小脑袋是晃得真诚的谦虚。


 


现在还有人会用如此不知轻重的喝酒方式?


因为斋藤压根没有拒绝哪一位的敬酒,原本面不改色的样子逐渐从脖子根开始变得通红。


 


“我们也来喝一杯吧”,她下意识地抬起眼皮,以为又是谁来敬酒,谁知道白石只是勾着企图给自己灌酒的同事的脖子,酒杯碰了碰对方的。


 


后来......


后来怎么样了呢?斋藤晃着晕晕沉沉的脑袋,怎么也睁不开惺忪的眼皮。她只知道白石最后凑近耳边,询问自己是否还有意识。


 


白石的香水是什么牌子的,找机会得问问。


还有自己特别容易变红的耳根,也太麻烦了吧。


   


03




她轻飘飘的思维如同是在海上晃动的小舟,身体却被拉拽着往更深的地方下沉......


 


身边陌生又熟悉的香味笼罩着斋藤,瞬间找回了清醒的意识。


眼睛偷偷张开一条缝,看到白石完全没有遮挡地、自然而然套上居家的衣服,是把她当成小孩子看待吗?或者是觉得她完全不具备什么魅力。无论是哪一种,都足以斋藤生气的了。


 


但是,更为重点的是,白石下床的动作,竟然随着她膝盖一软而停滞了几秒。


当然无从得知是白石的动作停止了,还是斋藤的世界静止了几秒钟。


 


饶是多么镇定沉着的外表,实打实的现役高中生斋藤飞鸟还是慌张地发出了声响。


“醒了?”白石似乎是还没睡够,一点没有平日的精神气,打着瞌睡回头冲她道了早安,也没看到斋藤憋着一张小脸埋在被子里的样子。


“你随便烧点什么吃,冰箱里有材料,我还有工作先走了。”


 


“好......”


她半天才回了一句,尚未清醒的白石有点呆呆的,完全没有在意斋藤的表情和行为,兀自摸到卫生间洗漱了......


 


“所以,你上班第一天就睡了同事?”


“斋藤飞鸟你真是能耐了!”


“闭嘴吧花花,不然整个店里的人都听到了......”


 


斋藤连忙伸手捂住生田的嘴巴,剥脱了对方说话的权利。好在这个时间店里没什么人吧,生田不要脸,她还要呢。


确定生田不会再忽然展示她的爆发力,斋藤转而习惯性地用冰冷的双手轻捏着耳垂。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再细小的声音对方也听得一清二楚。


“那个白石,长得怎么样?”生田特别八卦特别注意小分贝地询问。


“一到一百分的话,大概可以打一百二十分。”


“哇,那不亏啊。要是你喜欢的话顺势就交往了,不喜欢就当一夜情吧”,天啊,是谁给这位朋友灌输渣男思想的。可当斋藤观察了十分钟后发现,对方只是不关己事高高挂起,顺便还能听听八卦,多好的事情,换自己也愿意。


 


这个社会,这个行业,她确实不需要说因为一夜情负起责任吧,话糙理不糙。


 


再一次见到白石时,是第二天的拍摄工作。白石坐在角落位置十分自然地、揉起了自己的腰,也十分自然地抬头对斋藤笑,相比之下她的招呼要多僵硬就有多僵硬。


 


“下午好,飞鸟”,待她坐下后白石笑眯眯凑过去。


打开话匣子后的人很是健谈,同清清冷冷的第一印象完全不符,她絮絮叨叨地说着之前的趣闻,倒是很有趣啦,可斋藤的注意力总是难以聚集到她的话语上。


 


“你是不是喜欢我呀?”她忽然话题一转,凑到斋藤耳边说,“不然怎么一直盯着脸呢?”


“开玩笑、开玩笑”,许是觉得外表冷淡的后辈初见时呆愣的模样煞是可爱,白石总想要逗弄一番。


 


可斋藤居然也没恼,站起来噗嗤噗嗤倒了一杯水递给白石:“讲这么多话渴了吧?”


这会愣住的人便换做了白石。


   


04


   


白石其实是颇为热心又开朗的人,至少对待自己的时候是。


轻佻是轻佻了些......大概还不止一些,对方会偶尔楼着自己说“喜欢”,这一点上就无论如何都无法习惯。


有了种种方面的性格加持,本属于绝对慢热类型的斋藤竟然和白石真的在拍摄双人组图前就热络了起来。


 


拍摄时的氛围很好,摄影师满意得一直夸奖斋藤迅速进入了状态。


“斋藤桑一点都不像是新入”,嗯嗯斋藤有点儿得意地在心里不住点头。


“不愧是白石桑。”


听惯了如此的赞赏,白石倒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只是......


 


“两位看起来俨然就是一对情侣。”


 


“咳咳咳”,白石没做好心理准备地呛了几下,也料不到摄影师会给出这样的评价,转念一想行业里不管什么话都不能太认真。


下一组图里斋藤搂着白石,她竟觉得相贴的肌肤奇异得熨烫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摄影师话语的作用。斋藤居然猝不及防地凑到她耳边吹了一口气,她捂着半边的耳朵转头,是临时加的动作吧?


 


“很好,很好,效果很好!”


更气的是,摄影师觉得这是成品效果最好的一组图片。


 


刚刚的拍摄中,斋藤觉得自己心房处一直扑腾扑腾地叫嚣着无法停止。白石穿着背心露出圆润的白皙肩膀,总是和那天对方背对着自己时裸露出大片的肌肤一般,很是性感。


说是什么一夜情的负责,而自己其实只是对着白石感到了无比的心动,比如说想要拥抱亲吻她的冲动,想要交往的心动。


是喜欢吧?


 


可白石既没有提出交往,也没有提及当初发生的关系。像是混圈子久了已经习惯了一般,她才因此变得愤懑了些,产生了想要同样捉弄一下她的心情。


其实她还是不懂的,大人对于感情的处理方式。


   


05


   


“飞鸟,我说,你刚刚是不是有点不对劲?”白石斟酌着如何开口表达清楚。


“我才想说你不对劲呢?”


“我?”她不可否认出于对斋藤暗藏的那点小心思,但也碍于无法轻易就鼓起勇气道明的心意而一直采取保守的方式。


“我知道这个行业里,发生点关系很正常,但是......但是你就当做没事人一样吗?”


白石彻底停止运转之前的脑袋努力消化了斋藤的话语,忽然想通的人嘴角挂着的笑容就是被斋藤划分到轻佻的笑容。


“怎么说呢?真的是一个误会。”


“因为我和飞鸟之间那天什么都没有发生,所以......”


“啊?”她张着嘴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的样子也太好玩了吧。


所以白石好心地解释了当天是因为拖着斋藤走了大段的路而变得腰酸腿疼。


“所以飞鸟不用给我负责哦,但是如果要因为喜欢上你而负责的话我也不会介意的。”

白石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斋藤的心口,她以为斋藤会同往常一样因为自己轻浮的态度不屑,却只看到对方低着头不言不语。
怎么了呢?
往前走了一步的人被忽然抬头的斋藤吓了一跳,憋红了脸又认真的样子分明像是酝酿着什么惊天动地的话。

“白石麻衣小姐,你愿意因为斋藤飞鸟偷走了你的心而和她交往么?”

白石因为这类似于求婚般的场景中途就有些不好意思地拿手指捂住了脸。
小孩子的恶作剧吧,于是她偷偷挪开了手指,从指缝中窥到斋藤表情认真的小脸,只是耳朵却红了。是被同化了吧,她只觉得自己脸上热得不行。

“你耳朵红了。”
“你才是吧,从刚刚开始就害羞得不行。”
斋藤注意到白石跟她说着“负责”之类的玩笑话时夹杂着紧张的颤音。

不展示一下大人的余裕可不行。白石往前迈了一步的同时斋藤貌似被忽然的举措吓到了,后退的步伐因为对方搂住她的肩膀而被迫停止。
白石的吻只不过是落在她的额头。
“我愿意。”


     

同样是被玩,鸟崽你的区别对待不要太明显哈!一个直接吓傻,一个直接笑傻!虽然心疼嫂子,但是还是要说七鸟大法好!梦幻得像过年😄😄

执着

#终于写到能重新见面了!#

接连举办的巡回演唱会、握手会,把乃木坂一众成员累得苦不堪言,在上场握手会中,甚至有好几个成员因体调不良而倒下了。平时最大程度压榨成员的运营也终于良心发现,在握手会结束后给成员放了三天假期,调整休息。回到家时,西野的体力也透支到了极限,什么都顾不上去想了,这时只盼着能放好水舒舒服服泡个澡。

躺在满是泡泡的浴缸里,西野感觉周围温温热热的水把自己几天来的疲惫都洗去了。随手拿过一边的手机,习惯性的登陆了那个推特账号,即使那个小鬼没来自己这列见自己,还是忍不住想看看那个人都写了些什么。唉,果然么,还是像以前一样,想要了解她的一切呢。

看见斋藤飞鸟那些repo的一瞬间,西野就后悔了,泡澡时的好心情消失殆尽,手不禁紧紧地握着手机,发佛自己再用力点就能揉碎写出那些花痴repo的某小孩儿一样。可以的,五年不见,当年那个对别人花痴自己偶像嗤之以鼻的傲娇小鬼,现在居然能这么脸不红心不跳地对自己的队友说出那些肉麻的话,握手会上撩妹又撩姐,手法成熟老练。看来,去法国几年学到不少,“进步”很多嘛。西野眼神一暗,看着水面,自说自话般地吐出一句话,“那就让娜娜也来感受下,阿苏的成长吧。”说完,拿起手机,不知道向谁打去一个电话。

另一边的飞鸟,握手会过后就没那么清闲了,作为日本知名的东京大学医学部的新生,一开学便陷入了繁重的课业中。解剖课上,斋藤飞鸟同学正穿着白大褂,带着几乎覆盖了整张小脸的口罩,和旁边的同学一起解剖一只实验青蛙。由于是第一次上这课,不少女生都觉得残忍而无法下手,即使有少数下得去手的,那握着解剖刀的手也在不住颤抖。可以沉着冷静而著称的dark鸟就不一样了,旁边一起的同学目瞪口呆地看着长着一张天使颜的斋藤同学一脸认真的拿起解剖刀就划破了那只青蛙的肚皮,下手快准狠。完美做好一切才发现旁边的小伙伴有些吓呆了,飞鸟笑着拍了拍她,不失认真地说:“我们以后可是要成为医生的人,现在都下不了手,以后怎么上手术台给病人。我可是要成为一个好医生的哦。”说完便转身研究青蛙内脏去了。留下一个被帅哭的迷妹,看着斋藤的背影,满是激动语气地说着:“飞鸟桑真是太cool了!”

上完一天的课,斋藤有些疲惫地走回自己租的小公寓。边走边扭着自己的长脖子,“解剖课低头太久了,脖子都有些酸了。”就在走回自己家门的一瞬间,斋藤摇头晃脑的动作戛然而止,准确地说是在看见自家门口的那人时,她整个人就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僵住了。抬手揉了揉眼睛,如果没眼花的话,那门口站着地正直勾勾看着她的人,应该可能大概也许绝对一定就是西野七濑吧(⊙o⊙)?!“娜娜她怎么会在这?”这是斋藤飞鸟的第一想法,然后一连串的想法都冒出来了。“她怎么找到这的?她为什么会来找我?她现在找我会有什么事阿?我该对她说点什么?……好吧,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还没做好见她的准备呢,多西哟。算了,冷静点,要冷静。飞鸟你可以的!”短短几秒,斋藤小朋友经历了复杂的心理变化及心理暗示。而西野看着对面的小鬼几秒里由惊讶到纠结再到现在平静的面部表情,心里忍不住就想笑出来,可马上就恢复了严肃,“娜娜可是来某个人算帐的!”

两人就这么看着对方,谁也没动,发佛周围的空气都静止了一般。过了很久,或许其实也就几秒的时间,还是飞鸟受不了这有尴尬趋势的氛围,打破了沉默,主动走向了西野,客套地对着她一笑,带着疏离地语气说到“真是好久不见了呢娜娜,真没想到你会有时间来见我,当偶像不是很忙吗?怎么样,最近好么?”看着她客气地样子西野也不恼,看不出表情地直视着飞鸟,说:“我也没想到需要找伯母要地址才能找到某个消失五年的小鬼啊。我很想知道为什么连我的队员都能先看到的人,我居然需要亲自登门才能看到啊。当然娜娜我更想知道如果我自己没有主动出现在这里,有些人是不是决定这辈子都不再见我了!”完全不顾斋藤问了什么,西野回答的语气带着控制不住的委屈和愤怒。

“这是要找我兴师问罪的节奏啊,哼!我都还在生气你当年抛下我就跑来偶像了呢 。”虽然能感受到西野的怒气而暗叫不妙,可飞鸟还是没被这气势打到,给自己找了充分的理由。“可娜娜居然知道我去握手会了,嘿嘿看来果然一直在关注着我啊。”飞鸟对这一认知有些高兴,一个几年没更新的号都能一直关注着,这说明什么呢……

不自然地用食指揉了揉鼻子,看着面前表情有些愤怒,有些委屈的西野,飞鸟拿出钥匙打开门,侧身对身后的西野说:“娜娜还是先进来再说吧。”西野看了她一眼,径直走了进去。

“说说吧,斋藤飞鸟桑,娜娜我是有多罪大恶极,让你五年都不想联系我,即使回来了也不想见到我。”嘴角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轻笑,西野对坐在另一边的飞鸟开口问到。

“……”低头,不看对面坐着的人,斋藤同学准备用沉默来抵抗西野的质问。开玩笑,怎么能告诉她自己是因为赌气才用失联来惩罚她,怎么能告诉她是因为想证明没有她继续陪自己度过初中,高中自己也能过得很好这种幼稚的想法,怎么能让她知道自己的握手会是故意气她来看她是不是真的在乎自己。而且,怎么能告诉她,从离开她的第一天,自己就一直在想她。

看着那个低头沉默不语,消极对待自己的人,西野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了。以前和自己那么亲密的黏人小孩儿不再亲近她就算了,甚至连自己的问题也不会回答了。悲伤地站起身,准备离开。

“好吧,如果这就是阿苏对娜娜最后的回答,那我无话可说。以前的我天真地以为不管经历什么,阿苏会一直在身边,即使高中那时候决定成为偶像,也是最先告诉你我的想法。可那时你生气了,生气我没有遵照小时候的约定,我才知道娜娜以前的话对阿苏有多大的影响。我当时很惊讶,可还没来得告诉你我很开心阿苏能把我的话看得那么重要你就走了,飞到了我生活以外的地方。五年来,娜娜总是等着能再一次见到阿苏你,想告诉你娜娜人生中最开心的事就能陪着那个叫飞鸟的小鬼慢慢长大,想告诉你,即使我成了偶像,我也不会从你的生活中离开。”说着说着,西野的声音便有些哽咽,有些悲凉:“可是,也许对于现在的阿苏来说,娜娜变得不再重要了吧。”说完便走向门口,准备离开。

从听到西野的话开始,飞鸟便一点点抬起了头,从来没感觉自己这个人这么愚蠢过,原来娜娜她从来没想过离开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对她不够信任,觉得她离开自己后就会和自己越来越远。现在回过头才发现,过去的几年,自己激进的想法不仅折磨了自己,也伤害了她。

看着即将开门离开的七濑,飞鸟站起身,飞快的跑了过去,双手穿过她的两臂,从后面将她紧紧地抱住。

“不要走。”

“放开我!”西野用力推了下斋藤的手。什么人呐,刚刚还不理人,现在又这么不管不顾地抱着自己。

“不放。娜娜你放弃吧,你力气没我大,走不了的!我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了。”

“呵,逃跑离开的好像是你不是我吧。”挣不脱斋藤的束缚,西野只能在听完她类似深情的告白后翻个大大的白眼。

“哦……”斋藤飞鸟心虚地哦了一声,好像是这样啊。。不过马上又将抱着那人的手收得更紧了,在她耳边坚定地说“那我以后不会再让自己离开你了!”

耳朵被她说话间吐出的气弄得有些痒,西野缩了下脖子,傲娇地一撇头,“才不相信你。”

将怀里抱着的人转过来人她对着自己,飞鸟搂着七濑的腰,温柔地看着对方的眼睛,开始深情告白。

“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一个人就一直在我的心里,怎么都躲不开。我每天都会想着她,和她在一起就会很开心。可是某天,由于我的幼稚,我的愚蠢,我离开了她,可我还是会想她。离开她的日子,我一直努力着,因为我想成为能站在她身边的可以保护她的人。现在我回来了,在未来将会成为很厉害的斋藤医生。当然,那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现在,现在,我想成为西野七濑家的飞鸟。我喜欢你,娜娜,做我女朋友好吗?”说完,右手握住西野的左手,放在自己的心脏处“感受到了吗,娜娜。从很久以前开始,它就为你跳动了。答应我好吗?”

望着斋藤眼里的深情,透过那双纯净的眼睛,西野看见了自己。斋藤飞鸟真是太狡猾了,那个此时嘴角不自觉扬起,脸颊微红的自己怎么会拒绝她。两手上抬,圈住了斋藤的脖子,身体略微前倾,和她额头对着额头,鼻子对着鼻子,距离近得彼此间的呼吸都交织在了一起。这一刻,一向以沉着冷静自恃的斋藤飞鸟感觉自己随时会因为心跳过高而晕厥,不然怎么会觉得自己此时头昏昏的呢。

“这么想让娜娜当你女朋友啊?”发佛故意一般的,西野此时的声音轻柔而魅惑

“是,,,是啊。”斋藤小朋友持续眩晕中。

“那,,阿苏知道告白最应该说的是哪三个字吗?”西野女士柔媚的声音继续传来。

“呃,,,我爱你?”

“什么?”

“我爱你”

“没听清”

“我爱你!”

“再,,唔。”

一个缠绵而窒息的吻,抱着西野的腰,第一次接吻的斋藤变得比之前更晕了,只知道张嘴含着对方的嘴唇不断吮吸吭咬,搂着西野腰的手也不自觉的在后背抚摸,再慢慢由后先前转移,不知道什么时候,手已经附在西野的小山峰上揉捏着。

这真是一种神奇的感觉,斋藤飞鸟感觉自己已经被体内分泌的某些激素控制了,等她从眩晕感中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将娜娜压在门口的地板上亲吻了,而自己的右手更是深入到了娜娜的内衣里面,正挤压揉搓着。

看着躺在地上不住喘息,面色潮红的西野,这诱惑的样子,一直作为人类的斋藤飞鸟感觉自己可能会变身野兽了……





执着

#填坑中
按照原文设计,本章大概叫飞鸟握手记#

今天,是乃木坂东京场握手会,会场人山人海,好多饭为了能占据有利位置,一大早就过来排队了。在这数以万计的人流中,隐藏着头一次参加握手会便被这场景震撼的飞鸟。

真是不可思议的人气呢,飞鸟内心想到,果然听了建议早点来是正确的呢。尽量抛去被这么多人包围的浮躁感,飞鸟笑着投入和自己一起来的饭的热烈讨论中,准备一会先排自己的本命娜娜敏~(这里按原设定来的,桥哥没毕业)

此时成员正在后台热切准备中,因为是新单首次握手会,大家显得格外精神,用心的准备自己的发型,搭配自己的得意私服。而以往也会积极准备的西野今天显得有些心事重重,做完发型后就一直握着手机发呆。

其实七濑从早上心里就一直在想,飞鸟她今天真的会来吗?哼,不过她都没抽选娜娜我,即使来了也见不到她了吧。。。刷刷推看一下好了。这么想着,便打开了自己那个关注人始终一个的推特,点进一看,果然又有新动态。追星了就是不一样啊,以前五年都不更一条,现在一天能花痴自己队友好几条,你可以的斋藤飞鸟。西野暗暗不爽的在心里将斋藤鄙视了一番。

非常平静的刷完推,这下西野不发呆了,面无表情的关了手机,起身去准备第一部要穿的私服,从旁边的生田和中元走过时,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

小公主转头看向身边吃炸鸡的花花:“有没有觉得今天娜酱身边的气压,有那么一点点,低……”

花花:“何止是一点点啊,刚刚从我旁边走过的时候,我都都觉得有一阵冷风。”

小公主:“我也背脊发冷,娜酱这样还很少见呢,怎么回事。”

花花:“是不是早上没吃饱啊,要不我把剩下的炸鸡给她送去?”

小公主白眼都懒得对她翻了,你以为人人都是你吗!会为了没吃饱心情不好。。。

其实让七濑那么生气的推也没什么大的毛病,就是某人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在早上六点,配了张和同学一起出发来会场的照片,并配上了几个响亮的大字[娜娜敏,俺的嫁,我来了~(爱心×3飞吻×3)]。你不是有起床气早上起不来吗!六点就出发了,很厉害嘛!喊得再恶心肉麻娜娜敏也不会是你的,哼,小破孩一个。七濑边愤愤地想着,边换上自己最喜欢的私服。换完对着镜子照了照,看着里面清纯又不失妩媚气息的女孩,点点头,很好,很不错。这么好的自己,不来是她的损失!

握手会真是太累了,在握完三个人后的飞鸟发出这样的感叹。娜娜她就这样过了五年吗,真是超出想象的辛苦呢。那么瘦弱的一个人,居然坚持了这么久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也许,她确实做了适合她的工作,做了正确的选择。当心里的天平逐渐倾向当然是选择原谅她的时候,飞鸟马上醒悟般的摇了摇头。想什么呢,这么坏在自己还国中就抛弃自己走掉的人怎么能这么容易就原谅她。不行不行,赶紧插会腰冷静一下。

在握手会休息间隙,找了个会场角落,掏出手机,飞鸟准备还是先写下刚刚的握手会repo,低头打字时,嘴角还带着一个淡淡的邪恶笑容。整个人看上去都弥漫着暗黑气息,而谁又能想到这个看上去冷冷清清的人此时又在用着怎样花式肉麻的词汇,来描述自己的第一次握手呢。

#桥本奈奈未##握手repo#
今天终于第一次见到活的娜娜敏了,开心~
娜娜敏真人真是又帅又萌又美又可爱。
感觉有向娜娜敏传达到飞鸟的爱呢。
就是士大夫桑也推太快了,悲伤

我:娜娜敏,虽然飞鸟我是第一次来,可是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哦,是飞鸟在乃木坂的首推~

桥(笑得特别温柔,很精神):是吗?那飞鸟酱以后可要常来哦。

我:那是当然。飞鸟还很喜欢娜娜敏和麻衣样的二人组合
呢,总感觉两个人站在一起就很美好。请一定要和麻衣样相思相爱,飞鸟会一直支持你们的。

桥(很惊讶的样子,可能还有一点点羞涩?):诶?!嘿嘿嘿,嘛,两个人一起的组合确实是挺常见的。

我(白桥果然有一腿):最喜欢你们了,娜娜敏要照顾好自己和麻衣样哦,还会再来的~
被推
白桥什么的果然是暗戳戳的,赛高,飞鸟是白桥党!

#星野南##repo#
这也是飞鸟第一次见到小南,本人超级超级可爱。
感受到米娜米这种女友力,就好想要个这么可爱的女朋友。

轮到我的时候,眼里带爱心的看着我,笑得甜甜的^o^
我(心当时已经被融合了):小南果然是最可爱的人,飞鸟第一次来就已经感觉很幸福了。

南(笑得很羞涩,声音也很萌):没有没有,飞鸟桑长得也超级可爱哦,而且感觉酷酷的。

我:哦?小南这么快就喜欢上飞鸟我了噢。

南(傲娇的语气):才没有

被推……

我:还会再来的~

也不知道最后那句有没有传达到,傲娇米娜米对飞鸟这么温柔,果然还是喜欢飞鸟我吧^_^。

#秋元嫂子##repo#
近距离看真夏的头是真的很大啊。
大概有飞鸟我的两个那么大?(邪恶的表情)
穿着熟悉的漏肩毛衣,很真夏风格呢。
哈哈,不过真夏的对应很棒啊。
可恶,被钓了……
不不不,才没有!

我:请对初次来的飞鸟说点什么来抓住她的心吧!

嫂:子Q ~

我:再见

嫂(慌张摆手):诶??!

我:哈哈,真夏真是像大家说的一样,很有趣呢。

嫂:单眼wink×3连击

我:够了够了,会再来的……-_-||
被推
真是个有意思的人,飞鸟会再去的。

涮涮写完了repo,飞鸟看了一遍,满意的点击发布。握手会可真好玩~不过今天排得人真多……想隔着队列偷偷看一眼某人都不行。算了,反正下一部排麻衣样,她就在隔壁,应该能看见吧。也不知道她今天穿什么私服,是不是很好看呢。呆会偷偷瞄一眼,不被她看见就好了。飞鸟在心里不自觉地想着。

我绝对不是因为,很想看到你。

麻衣样的队伍果然和别人说的一样长呢,从后面看去都不知道前边还有多少人。但好在一直向前移动,可见士大夫比自己之前排的队伍推得更快了。。。随着队伍不断向前,飞鸟心里居然莫名有了一丝紧张情绪。她不会认出自己吧?不过都五年没见了,飞鸟我长高不少,还变得更好看了,娜娜绝对认不出的。我要冷静,不能因为慌张被她发现。对,要淡定。呼气,深呼吸。

终于,随着队伍的移动,隔壁列那人的身影渐渐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即使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一瞬间,斋藤聪明的大脑还是停止了思考,视线直勾勾的向着一个方向,只有脚在机械的向前动。多久没见了呢,还是那个那个瘦弱的身影,一如脑海中很多很多记忆里那些重复出现的影子。四岁时自己第一次看见她的样子,小学时,在校园里追着自己喂饭的样子,假期和自己宅在家看漫画的样子,运动会全力冲刺的样子,带着自己去写生,自己看着她画画的样子……那些熟悉的画面,记忆里熟悉的那个人此刻似乎都从心底跑了出来,和眼前的这个人重叠交织在了一起。“好像,还是没变呢。”飞鸟不自觉的轻声低语着。

“飞鸟,你在说什么,什么没变?”一个和飞鸟结伴来的饭问。

这一问,终于把飞鸟从之前的思绪中拉了出来。回过神,赶紧摇摇头回复同伴

“没什么没什么,我在说白石桑和西野桑的位置一直都没变呢,真是很厉害而安心的存在啊。”

同伴很赞同般,点点头“是呢,都是很厉害的人,能一直维持着自己的高人气。不过飞鸟你不是不推西野桑吗?怎么突然想起来表扬人家了。”

飞鸟别扭的转回看向西野的视线,傲娇的说到“我就感叹一下而已,哪里是表扬了。哼,我才不会推她。”

同伴“话可不要说太早哦,这就立flag了?”

飞鸟“哼,立就立了,看着吧。”

说话间白石这列就到飞鸟。

鸟“麻衣样可以给飞鸟表演一次哈呼吗”

白“这个动作不能对小孩子做哦,飞鸟酱一看就还没成年。”

鸟“怎么这样。那飞鸟希望麻衣样回去把娜娜敏当成飞鸟,对着她来一次。飞鸟成年前,就先让娜娜敏代替吧。^_^” 被推。

白“……”

当飞鸟事后把这则repo发上推后,得到了白桥党员们的强烈赞扬,纷纷大呼good job。

斋藤飞鸟对自己的第一次握手会相当满意,见到了想见的人,握到了自己的推,握手repo也深受饭的好评。怎么会有我这么不仅可爱漂亮,还聪明机智的人呢。晚上抱着豆一样桑躺在床上,斋藤沾沾自喜地想着。

完全不会想到某人看见她那些repo后,她还有没有机会在这自我陶醉……





























分享一组情侣头像。大师设计,精品美图。

看到这些评论,原来不止我觉得最近的鸟有渣化趋势啊,娜娜该拉回去好好教育了。